11月28-29日,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信息化研究中心和北京國脈互聯信息顧問有限公司聯合舉辦的“2018智慧中國年會”在北京隆重召開,以“數據賦能 智慧中國”為主題,共有來自全國部委、省、市、區縣電子政務、智慧城市、大數據主管領導、行業專家、企業代表、主流媒體千余人參會。

  本文系浙江省大數據發展管理局數據組組長徐穎女士于11月28日上午在“2018智慧中國年會”主論壇上的演講,內容通過現場速記整理,未經本人審核。

徐穎3.png

【浙江省大數據發展管理局數據組組長 徐穎】

  今天分享的主題是“公共數據整合共享與‘最多跑一次’改革推進政府數字化轉型”。

  一、“最多跑一次改革”和政府數字化轉型的關系

  (一)兩者關系

  現在很多省都在做數字政府,首先回答一個問題,即最多跑一次改革和政府數字化轉型的關系。政府數字化轉型是在數字化背景下,實現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過程是政府數字化轉型,目標是建設數字政府。“最多跑一次”是政府數字化轉型過程中優化服務很好的詮釋。

  (二)數字政府是什么

  數字政府是運用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構建人機協同的網絡化、數字化、智能化的集成應用系統,通過數據的整合、開放共享,為群眾提供個性化、高效便捷的服務,通過政府部門流程再造,實現跨部門、跨系統、跨地域、跨層級的高效協同。可以用剛才楊冰之董事長說的“用數據說話、用數據管理、用數據決策、用數據創新”,而我個人更喜歡用“數字業務化,業務數字化”這十個字。

  (三)數字政府建設的核心

  基于浙江省的經驗,我們認為數據建設的核心是“流程再造,數據共享”。因為整體政府的理念在做支撐,因為整體政府,所以部門要協同;因為協同,所以要流程再造,數據共享。

  二、浙江正在做的三件事

  浙江目前正在做的三件事是“最多跑一次”、公共數據整合共享、政府數字化轉型。

  (一)“最多跑一次”

  “最多跑一次”可以用四句話總結:①以一窗受理集成服務來體現整體政府的理念。以前辦事要跑多個部門,現在只要跑一個窗口,一件事項一套標準,部門之間協同聯辦。②以網上辦、移動辦體現在線政府理念。都說“新四大發明”有三個跟互聯網有關,那互聯網的特征是什么?我想“在線”肯定是其中之一,我認為“在線”也是現代政府應該具備的能力。目前浙江90%以上的事項可以網上辦,280多項移動應用可以掌上辦。③以一證通辦體現服務政府的理念。據統計,到政府辦事一次能準備全材料的概率不足30%,所以準備材料絕對是辦事的堵點、痛點。浙江今年推出個人民生事項一證通辦,僅憑身份證就可辦理,其他材料通過數據共享。④通過地方立法、政府規章為“最多跑一次”改革提供法律支撐。即將出臺的《浙江省保障“最多跑一次改革”規定》融入了浙江在“最多跑一次改革”上的探索和經驗做法。同時,這部法律也明確了盡職免責,為基層的改革創新提供了定心丸。

  2017年5月1日,《浙江省公共數據和電子政務管理辦法》正式施行。該辦法明確規定各級政府部門打破數據壁壘、實行數據共享的責任和義務,并規定在政務服務過程中可以通過公共數據平臺提取的證明材料,不得再要求服務對象提供,降低群眾辦事成本;該辦法明確,在浙江通過權威的渠道獲取的法律材料的效力,等同于紙質材料,同時在浙江各個部門提供和使用數據是責任和義務,這相當于回答了一個大家普遍關切的問題:都互聯網+政務服務了,網上申報的材料哪里來,這些材料可訪嗎?有效嗎?可以打官司嗎?可以直接歸檔嗎?

  接下來看一組數據:浙江省政務服務網注冊用戶2000余萬,其中個人用戶1810萬;“一站式”辦件1.6億筆,網上申報比例超過40%;門戶和應用系統覆蓋省市縣3000余個政府部門,并延伸至1300余個鄉鎮,2萬多村(社區)。

  (二)公共數據的整合共享

  其實理解浙江“最多跑一次”應該在前面加一個定語--“基于數據共享”。前面講到一證通辦,就是基于數據共享實現的,數字政府的核心之一是數據,所以當下對我們的工作來說,數據非常重要。數據工作的內涵和外延很豐富,基于浙江的實踐,總結得出1個中心(大數據中心)、2個平臺(交換平臺與共享平臺)、5個主題庫(法人庫、人口庫、證照庫、辦事材料共享庫、信用信息庫)、3大體系(標準、安全、運維體系),這幾件事都很重要。

  做數據工作一定要有大量的數據落地,所以要有一個大數據中心。這些數據從哪里來?通過我們的交換平臺取自于各個部門;這些數據到哪里去?通過共享平臺用之于各個部門。因為數據實在是很多,所以需要分門別類提高數據的使用效率,所以有法人庫、人口庫、證照庫、辦事材料共享庫、信用信息庫,同時標準、安全、運維體系是必不可少的。簡單地理解:數據從哪里來到哪里去,每一個從事這項工作的人,如果能想清楚這個問題,那么我們的工作開展會非常順利。

  具體的數據工作內容分享:

  1、數據資源目錄梳理。相當于摸清楚政府的數據家底、什么部門有什么數據。當然難度很大,難點在于你永遠不知道分母有多大。通常從需求側梳理,比如“最多跑一次改革”為辦事服務需要哪些數據,我們也嘗試從供給側梳理,也就是從部門信息系統入手,因為有系統就有數據。今年針對所有省級單位系統進行了普查,梳理出1822套系統,在此基礎上開展資源目錄的梳理。在此,非常感謝國脈為我們數據資源目錄的梳理做出的貢獻和努力。

  2、數據治理。數據必須經過治理才能使用,從各部門采集的數據質量不佳,數據必須通過治理才能很好的使用,包括清洗整合、規范化和標準化。我們對所有數據設置6大類37小類清洗規則,包括完整性、準確性、規范性、一致性、關聯性、唯一性。經過清洗之后,再進行規范化、標準化,然后再運用共享開放和大數據挖掘分析,同時利用大數據,我們實現了數據的“流式清洗”。數據從采集到能被使用,是分鐘級別的,相當于一個流水線,很好的滿足了對數據時效性要求非常高的場景。

  浙江經過兩年的努力,目前有107億條數據。我們對這些數據進行了規整,比如人口,其實這是一個基礎庫,但在浙江把它稱為人口綜合庫,因為它全面、多樣,人口庫里有來自63個部門的44億條數據,涵蓋浙江5700萬常住人口,而且每一個主體都有2100個數據項,也相當于給每個人貼了2100個標簽,個人認為能夠比較全面地描述一個人。同樣,比如信用信息庫,歸集了來自56個部門的20億條數據,對自然人、企業、社會組織、事業單位、政府機構5類主體進行了信用評價。從去年5月份以來,浙江省的數據共享累計已經有1.5億次左右,月均1900多萬次,如果以“最多跑一次”為例,可以理解每共享一次、群眾少交一份材料,當然應用場景很多,遠遠不止“最多跑一次”。

  浙江是人口流入的大省,本身的數據無法滿足日常的工作。去年以來,在國家發改委、信息中心的支持下,共享了國家部委的36類數據。數據應用的效果不錯,舉個例子:外省轉入學生,學籍注冊辦理,通過打通公安部的人口數據和教育部的學籍數據,實現轉學實時辦。這個案例很簡單,每年實實在在匯集了10萬的轉學學生數據,避免了父母在轉出地和轉入地來回奔波,以樸素的行動踐行總書記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

  (三)政府數字化轉型

  浙江的數字化轉型從政府的五大職能、政府自身運行六個方面入手。今年的突破口是圍繞六個方面的21個項目,如企業金融風險天羅地網監測防控系統,使用了80多類的數據,同時還用到了國家互聯網輿情監測中心的數據,對企業金融數據進行全天候、全流程、全覆蓋的監管。

  這些項目是如何體現數據的思維和理念的?和傳統的電子政務有何不同?我們對21個項目進行共享模型梳理,在我們浙江稱為“3+1”。第一就是要有數據共享架構圖,也就是你做的事情在浙江整個政府數字化轉型是什么位置,是基礎設施、平臺支撐還是業務應用;第二數據流向圖,你這個項目跟其他部門的系統,也就是你的上下左右之間是什么關系,業務協同怎么做、數據怎么流;第三數據共享開發模型,是數據需求梳理到數據實現共享的一套方法論,這是我們浙江科學家省長親自給我們制訂的方法論。在這三張圖理清楚的前提下,最后會梳理出來一個數據需求清單。“3+1”簡單的說,就是你做的事情在什么位置、跟別人是什么關系、準備怎么實現,最后你的數據需求在哪里,這就是我們的共享模型開發。

  最后非常歡迎各個省的領導到浙江來指導,我們在交流的過程中會有很多碰撞的火化,我很珍惜每年來參加年會的機會。謝謝大家!

附:國脈,是領先的大數據治理和數字政府專業提供商。創新提出“軟件+咨詢+平臺+數據+創新業務”五位一體服務模型,擁有數據基因和水巢DIPS兩大系列幾十項軟件產品,長期為中國智慧城市、智慧政府和智慧企業提供專業咨詢規劃和數據服務,廣泛服務于信息中心、大數據局、行政服務中心等政府客戶、中央企業和金融機構。自2004年成立以來,已在全國七大區域設立20余家分支機構、5大技術研發基地,服務客戶2000余家,執行項目5000余個,連續多年開展中國政府網站、智慧城市、互聯網+政務、營商環境等公益評估評選活動。被業界譽為中國信息化民間智庫知名品牌、電子政務優選咨詢機構,國內首倡智慧政府理念,首創智慧城市、數據治理、互聯網+政務評價體系,首推數據資產普查、全口徑數據資源目錄、數據元標準化、數源確認與供需對接、最多跑一次事項梳理、營商通等產品,信息資源編目、公共數據普查等業務全國占有率和影響力名居榜首。

  注:獲取更多會議信息及嘉賓演講資料,歡迎登錄“2018智慧中國年會官網”。

年會官網.png

  現場照片直播分享:

現場直播.png

責任編輯:hongqiong